热门搜索:

一样也要排队只不过你拿出的东西要是不合风神医的心

时间:2019-01-01 10:09 文章来源:互联网

 不睁眼睛不是因为赢白鹿在炫耀自己的感知力,而是因为他想要画的美人不在眼中,而是在他心里。
 
    这时房门被推开,赢氏那位武道宗师级别的仆人福伯走了进来,刚想要说些什么,便见赢白鹿轻轻摆了摆手,福伯顿时明白了,站在一旁安静的等候着。
 
    赢白鹿则是不急不躁的勾勒着笔下的人物,霓裳羽衣,持剑而舞,宛若九天之上的仙子一般,赢白鹿画的,赫然就是颜非烟。
 
    画完之后,赢白鹿看了一眼自己的画作,但他却是不满的摇了摇头,竟然直接一伸手,淡金色的罡气爆发,直接将那幅画搅碎成了齑粉。
 
    凡俗纸笔,始终画不出仙子容颜。
 
    “福伯,出了什么事情吗?还是白虎那小子又惹祸了?”赢白鹿轻声问道。
 
    福伯连忙道:“不是二公子的事情,大公子,最近江湖上的风声你可曾听到了?楚休得到圣僧昙渊传承,还跟大光明寺的宗玄战了一场,这也导致风满楼将楚休在龙虎榜之上的排名向前提了一位,将您挤到了后面。”
 
    赢白鹿淡然的点了点头道:“知道。”
 
    福伯一愣,随后道:“那大公子您准备……”
 
    赢白鹿随意的一挥手道:“没有什么准备,一个龙虎榜之上的排名而已,何必在意那么多?我排第五,我是赢白鹿,我排第一,我也仍旧是赢白鹿,难不成江湖上还有人会因为我排了第六,从而小瞧我不成?
 
    福伯你是知道我的,对于这些排名我一项不怎么在意,我若是在意的话,那我恐怕早就去挑战方七少跟宗玄了。
 
    这些东西不用再提,外人说,便让他们说去吧。”
 
    福伯点了点头,大公子的胸襟气度的确不是寻常人能比的,这些东西对于其他年轻一代的武者来说或许是大事,但对于赢白鹿来说,可当真算不得是什么要紧的事情。
 
    就在福伯准备告辞离去时,赢白鹿却是忽然道:“等等福伯,有件事情你告诉父亲,我要去西楚一趟。”
 
    福伯诧异道:“大公子您去西楚干什么?还有您为何不亲自去跟家主说?”
 
    赢白鹿淡淡道:“高陵董家即将准备开山祭,颜姑娘会代表越女宫前去观礼,虽然这次董家没邀请我,但我也准备去一趟。
 
    父亲不喜欢我跟颜姑娘走的太近,这点你是知道的,若是我去说,难免要跟父亲争论起来。
 
    我不想进行那些无所谓的争吵,所以还是由你跟父亲说一声吧。”
 
 
------------
 
第四百九十八章 入西楚
 
    赢白鹿钟情于颜非烟,这点江湖人都知道,只不过江湖人不知道这是真的还是谣传,但在商水赢氏内,却是所有人都知道这是真的,因为此事,赢白鹿甚至都已经跟他父亲争吵了数次了。
 
    其实以双方的家世、实力等等东西来说,颜非烟跟赢白鹿算得上是郎才女貌,门当户对了,赢白鹿想要娶颜非烟的话,商水赢氏应该极力撮合才是。
 
    但这件事情难就难在颜非烟乃是越女宫的弟子,而且还是越女宫未来的接班人,将来注定会成为越女宫宫主的存在。
 
    本来越女宫的规矩就是女子不外嫁,更别说是宫主了,哪怕对象是商水赢氏的赢白鹿也是一样不成。
 
    所以商水赢氏内,无论是赢白鹿的父亲还是其他长老之类的,都在劝赢白鹿换一个对象,哪怕就算是赢白鹿想要娶拜月教的圣女,那都要比娶颜非烟简单,比没有必要在她身上浪费时间和精力。
 
    但谁知道一向都表现的很理智的赢白鹿唯独在颜非烟这件事情上却是死硬无比,谁劝都不管用,一直拖到了现在,赢白鹿也没有改变心思的意思。
 
    福伯迟疑道:“公子,您跟颜姑娘是真的没可能的,哪怕就算是家主这边同意了,但越女宫那边怎么说?更别说颜姑娘本身就曾经拒绝过您数次了。”
 
    赢白鹿毫不在意的一挥手道:“车到山前必有路,反正总会有解决的办法,福伯,我先走了,父亲那里就麻烦你给通报一声吧。”
 
    话音落下,赢白鹿直接转身便离去,压根就没有给福伯说话的机会。
 
    看着赢白鹿的背影,福伯也是摇了摇头。
 
    或许是这世间压根就没有十全十美的事情,大公子什么都好,但却是在‘情’之一字上看不透,也是造化弄人。
 
    此时西楚境内,楚休跟方七少直接通过西南之地的小路来到西楚。
 
    至于为何要走西南之地,纯粹是楚休想要看看现在的西南之地变成什么模样了。
 
    结果倒是不出楚休所料,二皇子麾下还是有些能人的,倒是将西南之地打理的井井有条,至于西南之地的那些武林宗门是如何想的,那可就不知道了,不过反正过的再惨,也总比灭门好不是?
 
    在来到西楚之后,方七少对楚休随意的一拱手道:“楚兄告辞了,你去找你那朋友吧,我直接去高陵董家混饭吃了。”
 
    方七少说的混饭吃可是真的混饭吃,因为高陵董家可没邀请剑王城前去。
 
    不过剑王城跟高陵董家也并没有什么仇怨,以剑王城的实力和方七少的身份,哪怕他没得到邀请,那去了高陵董家也必将得到优待的。
 
    楚休笑了笑道:“没事,相信我们很快就会见面的。”
 
    方七少一愣,楚休这也准备来高陵董家参加开山祭?不过还没等他多问,楚休便已经直接离去了,这让方七少摇了摇头,嘀咕了两句之后便也转身离去。
 
    高陵董家的开山祭楚休是会去的,不过去之前,还要先找到吕凤仙。
 
    说起来高陵董家的人楚休也还接触过,就是那江东五侠中的老二董相宜。
 
    虽然从理论上来说,董相宜并不是楚休杀的,而是死于江东五侠的内斗,但怎么也跟楚休脱不开干系就对了。
 
    楚休只希望这次去高陵董家,别因为这件事情惹上麻烦才好。
 
    不过按照楚休分析,应该是不会有麻烦的。
 
    当初董相宜离开高陵董家是因为家族斗争失败,这才负气而走的,现在董家内,估计连记得董相宜的怕是都没几个了,更别说会因为他而来找楚休的麻烦。
 
    此时吕凤仙应该在西楚的江湖神医‘气死阎罗’风不平那里,此人的医馆就开在西楚丹阳郡的一个山谷当中,在江湖上的名气还是蛮大的,楚休随便一打听便知道了去处。
 
    西楚之地楚休还是第一次来,天下三国当中,东齐占据中原之地,最为繁华富饶,北燕虽然靠近北方极寒之地,不过却也不差,而且民风彪悍,武风盛行,足以跟东齐争锋,而未来也的确是如此。
 
    至于西楚嘛,则是三国之中最弱的一个,人口也是最少,甚至整个西楚大部分的地域都还都被荒山密林所笼罩,大规模的州府郡县很少。
 
    在东齐和北燕时,楚休直接走大路便可以快速的到某个地方,但现在换成了西楚,则是要在小路当中来回穿梭,十分的费力,有些地方甚至连一条正经的路都没有。
 
    怪不得西楚这么多的势力都有着开山伐林的习惯,对于他们来说,周围的山林可不仅仅是资源,可也是一重阻碍。
 
    估计也就只有苗疆拜月教或者是龙虎山天师府这等势力,他们才有胆量在人迹罕至的深山老林当中开宗立派,丝毫不惧怕任何凶兽危险,应该说哪怕就算是凶兽,那也是要躲着他们。
 
    风不平所在的医馆在丹阳郡死人谷内,名字很不吉利,实际上这也的确不是什么好地方。
 
    这死人谷据说乃是昔日一个小世家的所在,但那世家被整个屠戮,鲜血洒满山谷,所以这地方便叫做死人谷。
 
    后来这死人谷终日被瘴气所笼罩,普通人和动物进入其中几乎都难以出来,哪怕就算是武者,先天之下也很难抵御住这瘴气,所以这地方便荒废了下来。
 
    但十年前风不平来此,他却是靠着自己的医术在这里种植了各种的奇花异草等灵药,不仅仅让此地的瘴气消失,更是直接打出了自己的名气,使得气死阎罗这个称呼在江湖上响亮了起来。
 
    等到楚休来到死人谷时,此地可没有一丁点的荒凉模样,而是热闹的很,来来往往的武者大部分都是来找风不平医治的,还有一些则是单纯来买药的。
 
    还没等楚休入谷,这时便有一名身材矮小瘦弱的武者挤了过来,笑嘻嘻的拱手道:“这位公子也是来找风神医治伤的?不过风神医在江湖上的名声这么大,这些人可都是来找他治伤的,最长的可都已经排到一年以后了。
 
    不过小的可是在这死人谷外呆了数年了,熟知风神医的性格,这位公子若是能拿出一丁点的赏钱嘛,我便告诉公子你风神医的喜好,保证你拿出的诊金能够获得风神医的认可。”
 
    楚休挑了挑眉毛道:“保证能够让我立刻就得到医治?”
 
    那名武者立刻摇摇头道:“那当然不可能,一样也要排队,只不过你拿出的东西要是不合风神医的心意,那你可是连排队的资格都没有。”
 
    楚休挑了挑眉毛,这风不平还当真是火到了这般地步,竟然连排队都要看心情了。
 
    如此想着,楚休也没搭理那名武者,而是直接进入死人谷内。
 
    看到楚休的态度,那名武者不禁在身后冷笑道:“原来是穷鬼一个,等你吃瘪之后就知道后悔了!”
 
    死人谷外的人多,死人谷内的人其实更多,而且大部分一看就是那种重伤到了一定程度的人。
 
    风不平的价码开的可不低,而且条件苛刻,所以大部分的武者只要还有点希望的,可都不会来找他。
 
    死人谷的尽头乃是数座茅草屋,周围种满了各种各样的奇花异草,其中一名留着身材瘦弱,只有五气朝元境修为,留着两撇小胡子,打扮比较邋遢的中年人正坐在茅屋前,来一个人,他便仔细查看一下对方,该动手的动手,该吃药的,直接开几副药,扔给一旁打杂的童子让他们来处理,虽然态度不怎么好,但动作却是麻利的很。
 
    这人便是那‘气死阎罗’风不平了,号称能从阎罗王手里面抢人的神医。
 
    风不平的实力不怎么强楚休知道,实际上对于风不平来说,干他这一行的也用不到多少实力,起码需要用到力量的地方,他们可是比炼器师都要少。
 
    当然别看风不平的实力不行,但他的地位却是摆在这里,前来医治的武者当中,一些大派出身或者天人合一境的武者也不少,但却照样被风不平训斥的跟孙子一样,连反驳都不敢反驳。
 
    就在楚休想要直接走到风不平身前时,一些武者看向楚休的目光却是有些不善。
 
    他们在这里排队排了这么长时间,有些甚至一直就住在死人谷外,就等着按照顺序轮到自己呢,结果这小子竟然还想要插队,这可是坏了规矩。
 
    所以一名脾气有些暴躁的天人合一境的武者有些忍不住站出来道:“喂,小子,知不知道什么是规矩?”

    相关内容

    热门排行